Top
首页 > 简单的科学小制作小发明

简单的科学小制作小发明_绝世唐门王冬_如何制作微课程视频

2017年10月22日 19:43:04
[摘要]

原标题:

体育大生意第1131期,欢迎关注最好的体育产业信息平台

本文作者:付政浩

体育大生意记者

随着“不败拳王”梅威瑟与UFC“嘴炮”麦格雷戈敲定预计总价值可能高达10亿美金的跨界大战,中国搏击界在群情热议这一“抢钱大战”之余转身看看国内搏击市场的现状又不禁陷入了迷惘。中国搏击何时才能看到盈利的希望?

梅威瑟VS麦格雷戈的“抢钱大战”让中国搏击界在羡慕之余可以进行一番冷思考

据体育大生意在2016年不完全统计,中国本土的搏击格斗赛事大大小小已不下60种,但除了已经持续14年之久的《武林风》靠着多年的品牌影响力能够实打实盈利外,绝大多数赛事都处于亏损状态。门票基本靠送,观众基本靠请;赛事播出不仅没有版权费,反而要倒贴一笔不菲的占频费;人脉广、路子野、运气好的则有望拉到三、五家赞助,而这也只是赛事唯一的规模性收入;至于什么衍生品、全产业链,不客气地说,基本都是在给投资人讲故事,布局的越多亏损越大。所以,大多数时间,很多赛事只是靠着投资人烧钱在勉力支撑场面。但随着今年投资人变得日益冷静,不少赛事则开始进入歇性停办状态。

为什么UFC就能在美国疯狂吸金而中国的搏击格斗赛事就只能连年亏损?究其根源,四个字足以概括——“不接地气”。搏击在中国仍属于一项非常小众的运动,搏击受众数量明显偏少。当一项运动尚且缺乏足够受众时,脱胎于该项运动的赛事连年亏损岂不是很正常?所以,各方赛事的当务之急不是仰视UFC、一味模仿UFC,重金力邀所谓的世界顶级巨星参赛,而是要俯下身段,置身普通民众间,把资源重点用于如何推广搏击这项运动,努力做大中国搏击受众的规模。当四年一度、象征着中国最顶级竞技水准的全运会都已经幡然醒悟、开始力邀群众选手参赛时,这一个个只会烧钱请明星参赛的“世界级”搏击赛事们是否更应该加以反思呢?

在培养中国搏击受众、激发群众练习搏击热情方面,中国体育传播第一股博克森无疑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博克森创始人刘小红女士是中国搏击界最资深的老兵之一,早在2001年,她就参与创办中美拳王对抗赛,2003年则推出“中国电视拳王大奖赛”,此后多年一直奋战在中国搏击赛事的金字塔塔尖之上,2011年创办的“紫禁之巅”世界武术搏击王者争霸赛更是吸引了大批中外搏击高手来战,如今叱咤中国搏击界的多位明星都是从“紫禁之巅”的擂台上走出。

刘小红女士是中国搏击界最资深的从业者之一

不过,在塔尖上探索的越久,刘小红却越发意识到做大塔基的重要性。所以,当近两年不少新生的搏击赛事纷纷重金力邀顶级明星参赛、鼓吹自己的赛事是世界级时,刘小红这位搏击先驱却逆流创造了一档名为“我就是拳王”的民间海选擂台赛。该赛事以“搏击+娱乐”为办赛理念,比赛期间还穿插“功夫达人秀”和“劲歌热舞”的民间达人表演活动,旨在鼓励全国普通的搏击爱好者走上擂台,通过不断层次的比赛晋级,最终让那些有搏击天赋的选手登上博克森体系下更高层次的舞台。

早在2014年,“我就是拳王”就在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华全国体育总会举办的“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同心共筑中国梦”的活动中被评为全民健身系列主题示范活动。2015年8月8日,“我就是拳王”在北京奥体中心重装出发,随即成为2015年全国“全民健身日”主题示范活动获奖项目。

67岁的太极老者在“我就是拳王”济南站海选阶段表演太极功夫

目前,博克森旗下“战·无极”赛事共有五档分级赛事——我就是拳王、全国体育院校功夫全能技大奖赛、拳王统一战、职业俱乐部联赛、功夫世界杯,参赛选手从草根到专业再到世界顶级职业明星,选手的水准和赛事的品质层次分明、晋级规则清晰通畅。当赛事做大到一定量级,赛事分级是很常见的事情,但很少有谁像博克森一样能够如此踏实投入地将大把大把的资源用在最底层的草根海选中。

以2017年的“我就是拳王”全国海选赛为例,赛事将在北京、上海、广州、西安、长沙、长春、武汉、济南、石家庄等全国12个城市陆续展开,每站将举行海选报名、体测、封闭训练、半决赛和决赛,前后耗时都至少10天以上。迄今为止,西安站、济南站均已完成海选,下一站将于7月底移师河北省会石家庄。体育大生意记者日前就对“我就是拳王”济南站决赛阶段进行了实地采访,亲身感受到了搏击海选赛的广阔市场前景和对搏击运动的巨大推广价值。

在7月1日-2日的选手报名海选阶段,济南地区共有116人报名成功,从6岁的习武孩童到11岁的散打女孩,从20岁出头的保镖到40岁的司机,从61岁的健美大叔再到67岁的太极老者,这些参赛选手涵盖了各个年龄段和职业工种,他们均在海选阶段热情登台展示技艺。在这其中,已经61岁、绰号”一拳定昆山“的山东临沂大叔王景森成为了海选阶段的最大亮点。他年轻时曾练习过拳击、传统武术、健美,拳法凶悍、鞭腿精准,有着不逊于年轻人的攻击欲望,一身健美的毽子肉也十分抢眼,所以他率先通过考核进入训练营。

61岁的山东大叔王景森在济南站海选阶段表现出色,可惜半决赛被KO

此外,一对来自贵州的师徒也值得称道,他们就是最终成功晋级决赛的李旭和胡林智。为了早日登上我就是拳王的擂台,师徒俩驱车20多个小时,从贵州遵义赶到济南参加海选,虽然前一天只睡了三个多小时,状态受到影响,但是他们有着不错的搏击基础,海选的三关军顺利通过。最终,这些身怀绝技的民间达人均进入到了7月3-7日的进功夫全能技训练营进行严格封闭训练。

值得一提的是,在训练营期间,这些民间功夫达人接受了系统的赛法斗训练。赛法斗(Savate),又称“法国踢打术”,是法国19世纪诞生的一种格斗技,曾是1924年的第八届巴黎奥运会中的表演项目。赛法斗不提倡血腥对抗,不以击倒对方为目的,在保持其格斗技术及实战性的同时,又能确保对练者的不受伤,以及凸显优美体态的着装等优点,是全球搏击赛事中唯一一个允许参赛者穿着特定鞋子比赛的赛事,这让其非常适合全民推广、长期参与,同时这又是一个国际品牌,能够与国际接轨。

赛法斗可以分为阿索级(Assaut)、攻霸级(Combat)和棍术( Canne)三种形式。其中,阿索级适合入门者,尤其是女性及未成年人训练者。攻霸级则适合成年人激烈对抗,“棍术”则是使用法式长棍这种器械进行优雅格斗。

“我就是拳王”济南站决赛的阿索级儿童选手对抗

目前,国际赛法斗联合会(简称国赛联,FIS)共有71名成员国,博克森创始人刘小红不仅是国际赛法斗联合会执委,而且还出任中国赛法斗协会主席。多说一句,一旦法国巴黎成功申办2024年奥运会,赛法斗成为奥运正式项目将是大概率事件,届时,刘小红女士多年来在中国推广赛法斗付出的心血必将得到更加广泛的认可和尊重。

通过7月8日的半决赛,最终有5对选手成功晋级决赛,其中三组采用的是赛法斗攻霸级规则,比赛5个回合,每回合2分钟。2场儿童组比赛采用赛法斗阿索级规则,比赛3个回合,每回合90秒。决赛当晚在山东电视台的演播大厅举行,现场涌现了一千多名观众和加油团。五场比赛也不负观众的热情,比赛进程均十分精彩,尤其是两场儿童比赛中的四位小朋友:孙世杰 、于盛、李成杰、索子涵举手投足均颇有章法,台下掌声不断。

此外,在激烈比赛之间还进行了包括合气道、石锁石担、白迭刀等功夫达人秀的表演,其中66岁的赵存禄等人表演的石锁石担堪称真正意义上的民间功夫达人。据了解,这些功夫达人也都是在海选期间海选出来的山东当地草根功夫达人。

济南站比赛间歇的“功夫达人秀”环节,66岁老人赵存禄的石锁石担表演引爆全场掌声

客观来说,我就是拳王这项民间海选赛事本身不会产生巨额盈利,毕竟其既不收取报名费,也不卖门票,何况全场还使用不俗的舞美灯光、转播水准来进行包装,成本其实并不算小。但如前文所述,“我就是拳王”是“战·无极”品牌赛事的最基层一环,而“战·无极”的整体赛事体系涵盖了从草根到体育院校的专业选手再到职业选手、世界顶级搏击明星等多个层次的选手,而这些赛事均通过中国互联网电视的搏击专区《世界搏击》进行播出,换言之,版权收入才是博克森盈利的关键秘诀。

《世界搏击》目前已经实现每天24小时不停轮播搏击赛事和资讯,每年奉献1000小时以上的赛事内容,汇聚3000小时以上的优质搏击赛事节目。根据最新统计,中国互联网电视覆盖用户已达到1个亿,在全球 67个国家和地区落户。博克森正是《世界搏击》的独家内容供应商,不仅博克森旗下的赛事要在《世界搏击》进行播出,博克森还会采购第三方的赛事来填充《世界搏击》。

一方面,博克森通过《世界搏击》这个端口可以获得持续的版权收入,未来三年还将逐步培养出有1000万付费观赛用户。另一方面,依托这一专业搏击收视平台,博克森每年都会举行大规模的广告商签约会,签下总额高达亿元的广告单子。在2017年,为了让赛事进一步深入基层,服务各类赞助商客户,博克森还创造性地推出“全实物换全媒体”的商业模式,即允许一些赞助商用实物来换取赛事期间的广告曝光。

博克森的广告资源签约会场景

正是因为博克森奉行“赛事+版权”的双轮驱动模式,所以博克森不仅在2015年成功挂牌新三板,而且能够持续实现盈利。具体到2017年的“我就是拳王”全国海选赛,《世界搏击》将用180场节目来直播和录播。细究起来,“我就是拳王”其实能够通过版权和借助直播吸引来的广告赞助来保证收支平衡甚至微利,毕竟在成本方面,登台的选手都是民间功夫爱好者,他们虽然不用缴纳报名费但也无需博克森向其支付出场费。当然,更重要的是,通过全国各站海选,博克森能够持续点燃民众对于搏击的热情,这才是最具战略意义的亮点。

博克森近年来在“我就是拳王”、“国体育院校功夫全能技大奖赛”这类中低端赛事方面倾注了不少心血,有些人能够体察到刘小红的良苦用心,但也有同行猜测刘小红是否在走下坡路,为什么当年尚且在做“紫禁之巅”,如今却搞起来了草根赛事?

做搏击草根赛事意义深远,但眼下可能会遭遇质疑(图为济南站海选阶段场景)

针对这一质疑,刘小红不以为意:“我做‘紫禁之巅’时的赛事水准放在现在也不比谁的赛事差,现在这些赛事所处的阶段我早就经历过。但我经过了那个阶段后发现,既然烧钱囤明星不赚钱,为什么还要硬着头皮持续烧呢?每个人都可以讲故事瞎忽悠,但赛事能否盈利终究要靠事实说话,做体育必须脚踏实地,不培养基层受众,搏击赛事永远也挣不了钱。一味赔钱的赛事终究算不得成功,迟早会被打回原形。‘我就是拳王”现在的状态就挺好,我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人醒过来,一起来培养基层市场的。”

诚如刘小红所言,博克森现在走的道路和绝大多数搏击赛事公司都不相同,但这些赛事目前所处的境遇,刘小红这位从事搏击行业长达15年的老兵在多年前就已经看得一清二楚。在当前大多数搏击赛事公司的重心全部放在赛事组织层面的大环境下,博克森目前的“赛事+版权”双轮驱动模式确实是一个异类,但遍观世界上成功的搏击赛事,“赛事+版权”并重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UFC的最大收入来源就是出售PPV(付费电视)份额,而这也是建立在UFC多年来一直与各大电视媒体保持战略合作的基础之上的。所以,从这一层面来讲,博克森这个“异类”可以给现阶段的中国搏击赛事两个启示:

博克森在版权方面的做法值得各路搏击赛事的学习

一、不要一味在塔尖上互相攻讦拆台。既然赛事普遍都在亏损,即使争到所谓的“第一”也只是个累人的虚名,不如大家联手合力来做好搏击运动的基层推广,做大塔基才是盈利之本;

二、重视媒体合作的创新模式,一味缴纳天价占频费不是长久之计。与其硬着头皮向顶级媒体缴纳天价占频费,不如退而求其次,寻找一个可以双赢的媒体合作平台,踏踏实实用五年的时间来培植受众乃至探索付费模式。唯有如此,中国的搏击才有望持续获得版权收入。至于想要推出诸如梅威瑟VS麦格雷戈这样的“抢钱大战”,没有二十年的沉淀,绝无可能。体育运动的发展从来都从急不得,基于体育运动而爆发的体育产业想要实现规模性盈利更急不得。

注:本文所用图片均来自网络

点击标题·阅读更多体育产业干货

-商务联系-

大生意君|微信号:tiyudashengyi

责任编辑:

相关热词搜索: 孩子需要父母什么样的爱? 心理活动No.8:周末最值得参加的内心成长活动 虚伪与做作 你的外貌,决定你事业的高度 杀人狂与领导者:个性相似,命运不同

上一篇:选择与焦虑 下一篇:超越《霸王别姬》:中国同志样板戏《道士下山》